國美電器與惠而浦終止商務合作的真相

                    2022-04-27 16:03:47

                    流量渠道日益紛繁復雜的當下,家電線下渠道與廠商間再現紛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4月25日,惠而浦宣布由于國美電器延遲支付貨款,終止與其商務合作。但4月26日,國美電器在發給記者的回應聲明中,對之予以否認,并指責惠而浦管理混亂,長期未按合同履行應盡義務。對于國美電器的回應,惠而浦相關負責人在4月26日對記者表示,以公告為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場渠道與家電廠商的“錙銖必較”背后,地產疲軟、疫情反復等因素下家電市場紅利不再。而流量,這個渠道與家電廠商間最重要的聯系,在近年中悄然影響著雙方的關系變化,也影響著各自的資本市場。截至記者發稿,4月27日盤中,惠而浦6.68元價格跌2.05%,國美零售0.325港元的價格,跌4.41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各執一詞

                    雙方鬧掰的原因在于超過8000萬元的待支付貨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惠而浦在公告中稱,截至今年3月末,其對國美電器的應收賬款余額合計8710.4萬元,扣除預提折讓折扣(以雙方實際商定后為準)后的凈應收為8235.8萬元。它在4月24日和4月25日曾兩次致函國美電器要求其立即支付到期貨款,但并未獲得解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對于惠而浦的說法,國美并不認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國美的線下平臺,國美電器方面在指責惠而浦管理混亂、賬目不清的同時,表示并不存在自己單方不予結算貨款的情況,隨時歡迎惠而浦對賬結算。而關鍵在于:國美電器認為惠而浦提出的應付款,并未按合同約定扣減應付國美的各項欠款。國美電器聲明顯示,截止目前,惠而浦尚欠付其各項費用約1000萬元,滯銷殘次品超2000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4月26日,國美相關人士還對記者表示,國美電器與惠而浦此前就貨款問題曾多次發函商討,但并未就金額問題達成一致,并且是國美率先在函中提及停止雙方合作的事宜。該人士表示,現在線下門店還有惠而浦相關商品銷售,不排除未來會發生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需要提及的是,國美電器用“詭異”來描述惠而浦決定停止雙方商務合作的公告,并認為此舉是為解決惠而浦大股東格蘭仕的問題:“格蘭仕為倒逼國美對其補貼不合理費用,意圖通過惠而浦制造事端解決問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國美電器在聲明中稱,因格蘭仕在與其合作過程中投入了與自己經營能力不符的資源,造成尷尬局面。格蘭仕為倒逼國美對其補貼不合理費用,意圖通過惠而浦制造事端解決問題。國美電器還稱,為保證格蘭仕在其經營生態中順利發展,曾多次勸阻對方,但格蘭仕并未聽取其建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據記者了解,去年5月,格蘭仕要約收購惠而浦交割完成,最終以20.5億元持有惠而浦51%的股份。格蘭仕集團董事長梁昭賢也在去年5月底開始兼任惠而浦(中國)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。截至今年3月末,格蘭仕持有惠而浦總股本的57.11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國美電器方面還在聲明中表示,在雙方達成一致前,其將積極處理庫存,為終止合作做好準備。如最終未能妥善解決,其將全面終止與惠而浦及格蘭仕的合作,并采取法律措施以維護自身合法權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流量變遷

                    格蘭仕一直是國美的密切合作伙伴。公開資料顯示,去年5月,國美創始人黃光裕曾親自帶隊拜訪格蘭仕順德總部,當時格蘭仕董事長梁昭賢一起陪同參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雙方鬧掰的原因,從惠而浦公告的數據中也可見一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惠而浦公告顯示,近三年(2019年至2021年)其對國美電器的銷售金額依次約為:1.52億元、9812萬元、7958萬元,在公司銷售占比分別為 2.87%、1.98%、1.61%,呈逐年下滑的趨勢。此外,去年財報還顯示,海外收入占據了惠而浦去年總收入的近75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讓兩家公司撕破臉的待支付貨款對它們有多重要?來看這項財務數據:去年,惠而浦的經營現金流量凈額為-3.44億元。國美去年實現經營活動現金凈流入約6.5億元,它提出惠而浦應付自己的3000萬元欠款,也占到它去年經營活動現金流的近5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這背后,隨著中國家電市場邁入了“緩慢增長”時代,惠而浦與國美零售兩家上市公司去年的業績也不算太好。“大家日子一不好過,就容易發生矛盾。”資深家電產業觀察人士劉步塵對記者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惠而浦發布了進入“格蘭仕時代”的第一份財報。去年,它49.31億元的收入,同比下降0.26%。歸母凈虧損5.89億元,同比擴大近3倍。而國美零售2021年實現收入464.84億元,同比增長5.4%。當期44.02億元的歸母凈虧損,同比收窄37.06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兩家公司鬧掰背后,更是家電市場的流量變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據記者了解,在線下連鎖為王時代,以國美、蘇寧為代表的線下大連鎖具有強勢話語權,家電廠商們不僅要忍受渠道的長賬期,還需要承擔諸如進場費、促銷費等一系列成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隨著移動互聯網時代的興起,流量逐步來到線上。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發布的《2021年中國家電市場報告》顯示,2021年我國線上渠道零售額占整體家電市場的52.9%,這已經是這個數字連續兩年占比超過50%。這其中,去年有著近4200家門店的國美電器在全渠道中以5%的份額,位列第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上海尚益咨詢總經理胡春才對記者表示,不同于標準化程度較低的生鮮食品行業,家電屬于標準化商品,重點在于參數比較,線下門店體驗已不是剛需。“大家買家電,一個是看價格,一個是看服務也就是速度,都跟交易的規模相對稱。現在線上渠道是主流,線下渠道包括蘇寧受到的沖擊都很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還需要提及的是,黃光裕在去年2月曾許下力爭用18個月的時間恢復國美原有市場地位的目標。截至現在,他給出的時間表已經過去了14個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關閉
                    精彩放送
                    英亚体育平台